Our clients are always comletely satisfied with our services

+386 40 111 5555

info@yourdomain.com

1, 10月 2022
印度电影里肤白貌美的女演员都是婆罗门?片酬最高的都是贱民种姓

事实上,中国对印度种姓制度有非常大的偏见,印度在1947年独立时就已经在法律上废除了种姓制度,而且随着印度民粹主义兴起,各个主打印度教和民粹的印度政党都把目光对准了人数最多的首陀罗种姓(第四等级)以及达利特人群(第五等级贱民种姓),因此,对于低种姓族群的优待是一个接一个。

总的来说,目前在印度,越是开放和发达的地区种姓制度的影响力就越小,金钱的影响力就越大。

以印度最开放的电影业为例,印度电影业从诞生之初就是一个以低种姓人群为中心的产业,印度电影产业里,婆罗门和刹帝利种姓的演员反而属于“”。

要知道印度在独立之前一直是英国的殖民地,因此,电影也是英国人传入印度的。

但是,英国官方对于这个行业没有什么兴趣,而在20世纪初,显然,出身婆罗门和刹帝利的高种姓的俊男美女也不会为了“娱乐大众”而放下自己高种姓的尊严去当电影演员。

所以,印度第一批电影从业人员几乎都出身于北印度(今天巴基斯坦地区),而且不少演员都出身印度北部边境与中亚游牧民族混血的“肤白貌美”的低种姓族群。

印度低种姓族群里其实是有大量“肤白貌美”的族群,这些族群之所以成了低种姓,往往和他们的宗教信仰有关系。

比如从公元七世纪就移居到印度的犹太人,因为他们拒绝改信印度教,所以他们就被婆罗门贬斥为达利特(不可触碰者),这就是印度的柯枝人;柯枝人由于长期生活在南印度海港城市,尽量与本族(犹太人)以及后来葡萄牙殖民者通婚,所以印度的柯枝人虽然是达利特种姓,但是同样“肤白貌美”。

印度电影圈最伟大的男演员拉兹·卡普尔(Raj Kapoor)就是出生于印度北部(今天巴基斯坦)的低种姓家庭;卡普尔就是一个典型的吠舍种姓。

事实上印度许多邦(省),尤其是北部的邦,往往是把吠舍(第三)和首陀罗(第四)合并了,换句话说,在这种第三等级和第四等级合并的邦,吠舍就是彻头彻尾的低种姓,仅仅比达利特种姓高。

印度低种姓族群为什么那么爱给莫迪投票?就是因为莫迪虽然是吠舍种姓,但是莫迪生活的邦,第三等级与第四等级合并,莫迪就是低种姓。

拉兹·卡普尔不仅仅自己厉害,他的家族就更厉害,基本上算得上印度电影圈的头等家族;最为中国观众熟悉的印度电影《三傻大闹好莱坞》里,女主角皮娅的饰演者卡琳娜·卡普尔就出身于卡普尔家族,她的祖父就是拉兹·卡普尔。

另外《误杀瞒天记》里的男主角阿贾耶·德乌干,他就是出生于旁遮普邦的一个达利特种姓家庭,虽然旁遮普邦是锡克教大本营,但是这不代表旁遮普邦的人都是锡克教徒;德乌干家族同样是印度电影世家,只不过势力不如卡普尔家族,毕竟卡普尔家族有“卡普尔帝国”的美誉。

印度不仅仅有宝莱坞,还有托莱坞(Tollywood)、考莱坞(Kollywood)、莫莱坞(Mollywood)和桑达坞(Sandalwood)等四大电影制作基地。

以海得拉巴为产业中心的“托莱坞”主产泰卢固语电影。2015年和2017年卖座大型史诗片 《巴霍巴利王》是“托莱坞”的代表作之一;顺便说一句《巴霍巴利王》的女主角安努舒卡·谢蒂(Anushka Shetty)的种姓在马哈拉施特拉邦跟达利特人一样属于列表种姓,也就是贱民种姓。

以金奈为产业中心的“考莱坞”主产泰米尔语电影;以喀拉拉邦的首府特里凡得琅为产业中心的“莫莱坞”主产马拉雅拉姆语电影;以班加罗尔为产业中心的“桑达坞”主演卡纳达语电影。

位于海得拉巴的“托莱坞”就力捧伊莎·热巴(Eesha Rebba)为“托莱坞贱民之花”。

别看伊莎·热巴长得肤白貌美,但是她真是不折不扣的贱民种姓,属于不可触碰的达利特阶层;因为她是居住在古印度的犹太人后裔,也就是印度柯枝人。

热巴(Rebba)其实就是希伯来语里丽贝卡(Rebecca)的另一种拼写方式。

宝莱坞力捧的则是克里蒂·萨农(Kriti Sanon),克里蒂·萨农特别有意思,她出生于吠舍种姓Khatri;但是她的种姓Sanon其实是Khatri这个大姓里的一个小分支,姓Sanon的人在Khatri族群里从事的是马夫和苦力的工作,属于介乎于首陀罗与达利特之间的这么一个种姓。

换言之,克里蒂·萨农虽然不属于列表种姓,但是她的姓氏在Khatri种姓里确实是“贱民种姓”。

因此,不喜欢克里蒂·萨农的人纷纷指责她明明是吠舍种姓偏偏要伪装成贱民种姓骗取资源;而克里蒂·萨农的支持者则认为Sanon确实是Khatri姓氏里的贱民,克里蒂姐姐没有装贱民骗资源。

金奈的“考莱坞”的“贱民之花”是塔丝·潘努(Taapsee Pannu),她同时还是2018年印度片酬最高的女演员。

潘努(Pannu)这个姓是100%达利特种姓,因为Pannu这个姓出自印度最大的达利特族群Jat人的子族群。

喀拉拉邦的首府特里凡得琅的“莫莱坞”的“贱民之花”是马拉维卡·莫哈娜(Malavika Mohanan)。

马拉维卡·莫哈娜和托来坞的伊莎·热巴很像,Mohanan是喀拉拉邦传统达利特族群,族群源于阿拉伯半岛,后移民于南印度成为南印度海域的海盗民族。在十八世纪被喀拉拉邦地区的特里凡德琅大公征服后大批改信基督教和印度教,在英殖时期被划入在册种姓,1956年后被划入落后种姓。

但是Mohanan种姓虽然是达利特种姓,但是由于他们都是阿拉伯人混血,所以“贱民”纯粹程度不如“考莱坞”的塔丝·潘努。塔丝·潘努是100%印度本地原产的达利特种姓。

最后是班加罗尔为的“桑达坞”。 “桑达坞”的“贱民之花”是女演员埃娜·萨哈(Ena Saha)。

不过埃娜·萨哈属于首陀罗与达利特的混血,Saha是埃娜·萨哈母亲的姓氏,这个姓氏是孟加拉和阿萨姆地区最大的首陀罗族群;可是孟加拉地区没有刹帝利和吠舍,换言之,她母亲这个姓氏也没有特别低贱。

只不过埃娜·萨哈的银行家父亲是达利特种姓出身,提高了埃娜·萨哈的“贱民纯度”。

以印度电影为例,大家看看印度电影五大产业中心力捧的“贱民之花”,哪个皮肤黝黑了?不都是“肤白貌美”?

当然,在广大印度农村和印度四五线城市(县城和乡镇),高种姓歧视低种姓的现象还是存在的,但是随着印度经济的发展和城市化进程的加快,这种种姓歧视现象会逐渐消失的。

现在印度许多大城市新的种姓问题是许多大城市生活的高种姓族群贫困后,政府居然没有办法救济他们,因为没有救济高种姓族群低收入人群的法律。

就连印度最有名的达利特种姓出身的政客玛雅瓦蒂在竞选时都提出自己当选后会出台专门的救济高种姓贫困人群的法律。

《背景中是什么:宝莱坞电影的景观表现》,纳温·米什拉、潘源,《世界电影》;

《财政转移、国族建构与政党认同——央地关系视角下的印度政党格局演变》,张倩雨,《南亚研究》;

《“新印度教特性”的泛起、特点与发展困境——以印度人民党在泰米尔纳德邦的实践为例》,许娟、张琳,《南亚研究》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