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r clients are always comletely satisfied with our services

+386 40 111 5555

info@yourdomain.com

4, 10月 2022
徐光裕:七将军随访美 人员安排极有深意

中国人民总参谋长访美,是七年来总长的第一次。许多人就在猜测这里头,包括了美国智库在内都认为,这回双方应该会宣布一些崭新的未来计划与行动。在本期节目中,中国军事问题专家、退役将军徐光裕谈到,本次随访美,有七位将军,从这次出访的将军阵营来看,至少体现了两个方面。第一就是中美在中国近海发生摩擦的最重要三军区,沿海的、、广东军区。第二个特点就是去的二炮政委,二炮是中国战略威势力量,非常重要,也是美方非常关注的一个方面。中国愿意和美方在这方面进行沟通,所以中国出动的整个代表团将军的成员的特点显示了这两大方面,是美方最关心,也是我们中方最关心的问题。

胡一虎:中美两军的高级将领互动,这几天似乎又热络起来。手上带着美国的邀请函,中国人民总参谋长这趟的访美,是七年来总长的第一次。许多人就在猜测这里头,包括了美国智库在内都认为,这回双方应该会宣布一些崭新的未来计划与行动。真的如此吗?我们不妨看看行程,不仅会与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马伦会谈,也分别与美国国防部长盖茨、国务卿希拉里会面,并且要在美国国防大学发表演讲。

不过,中美两军真的能够有新得突破吗?美国出售武器给台湾;美国的战舰对于中国近海实行高强度的侦察;这些影响两军交往的许许多多敏感的三大议题,如何突破?更值得一提的是:眼看中国国防部长,总参谋长大动作的频频出访,过去被外界订上了威胁标签的中国军队,是否能以崭新沟通方式,来创造中国和平崛起的新面貌?

在今天晚上的《凤凰全球连线》我们特别开辟两个现场,上海现场邀请的嘉宾是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的主任沈丁立,北京现场加入我们讨论的嘉宾的是中国军事问题的专家,退役的将军徐光裕,徐将军,将会与全球华人连线来追踪报道。中美两军的关系,如何突破风雨,首先我们来看看陈淑芬的追踪报道。

解说:中国总参谋在华盛顿杜勒斯机场发表书面讲话说,中美两军关系是两国关系的重要组成部分,保持健康稳定可靠的两军关系,将为两国关系的长期稳定发展,提供积极的促进作用。他这次访问是中国人民总参时隔7年后,再次访美,目的就为了落实中国国家主席和美国总统奥巴马就发展两军关系达成的重要共识。

进一步增进了解、加强互信、促进合作,推动建立21世纪第二个十年相互尊重、合作、互惠的中美新型军事关系。访问期间将会与美国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马伦举行会谈,他又会分别与美国国防部长盖茨以及国务卿希拉里会面,就两国两军关系,国际和地区形势,及其他双方关系的问题广泛深入的交换意见。参观美军指挥机构,部队和院校,与美军官兵进行广泛接触。

胡一虎:中美双方如何能够保持一种正面健康稳定的军事关系,相对的话题首先请教在北京的嘉宾徐光裕徐将军。徐将军,我们看到这次非常特别的是总参谋长七年来的首次,七年来的首次为什么选在这个时机,这个七年的含义又有多大的突破,您的解读呢?

徐光裕(中国军事问题专家 退役将军):我想这次是由于双方在非常高的高层做了沟通,访问美国和奥巴马总统发表了声明。大家都认同了一个共同点,就是中美关系是当今世界双边关系中最重要的关系之一,因此中美双方的军事关系也是当今世界安全领域里最重要的关系之一。

所以这次的七年以后的访问,使双方达成了一定的默契和沟通以后,有了共识的情况下,出动了这么大的一个代表团,来重新启动中美未来10年新型的军事关系,这么这个非常重要的举措。所以我认为这个是值得大家关注的。

胡一虎:对,徐将军特别是从军事的角度来看待,我想从外交战略的层次来看,丁立兄,你怎么来分析,我们应该用什么样的心态来看待这次崭新的突破呢?

沈丁立(上海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主任):我们知道中国的总长七年访问美国本身有点不正常,中国美国这两个军队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军队,中美是两个世界上最重要的国家。高级军事指挥官频繁交往,应该是一个常态,我想这也是中美军事主管的一心愿,但是由于受两国政治关系的制约,他们想见不能见,中美关系每当有重大的挫折,往往是两军关系首先受到阻碍,不是美方来暂停中美之间的交流,就是中方要暂停中美之间的交流。

过去往往是由于美国对中国台湾售出武器来形成这些障碍,到现在为止,去年我们知道去年1月28号美国总统奥巴马向国会递交美国向台湾售出武器这样一个决定,一个月没有受到阻碍,那就在国会自然受到批准。现在各方消息传来,我这边就是不好的消息,那就是明年美国总统大选,台湾地方也有一个选举。在这个当口,美国将会再把新的一批武器向台湾销售。

这七年不访问,明年第八年没法访问,而且八年以后的第九年也不可能马问,那就是十年、十一年、十二年,所以没有比这个更合适的访问时间,但这个访问我个人不把它判断成,能够改变美国用武力来干涉中国国家的内部事务根本的大事,这也是中方提出中美要建立新型军事关系里边美方要率先采取行动,要移去中美两军交流的三大障碍里边第一条,就是这个,也是涉及到中国的核心利益,这是我认为七年就这么来的。

胡一虎:谢谢丁立的分析,那我们再回到北京现场,特别请教一下徐将军,再继续从军事角度来看待,不管如何这次七年毕竟还是突破了,我们即将要在未来几天要看到最新的画面,但是事实上我非常好奇的就是,包括这次的人事安排,有七位将军在尾随,而这七位将军的背景包括了其中有包括是负责近海部分的,整个战区的一些负责人,另外相对的来讲,还有包括二炮的相关指挥官都在这七名的教军里头,为什么是这样的人员组合呢?是不是有实质上的安排?

徐光裕:我个人判断,从这次出访的将军阵营来看,至少体现了两个方面。第一就是和美国可能在我们国家近海发生冲突的摩擦的最重要的三个军区,沿海的、、广东军区,这三个军区除了副司令这个职务以外,他们还见了有当地军区的空军、海军的主管,所以这一点就向美方显示,我们对这个问题非常重视,就所谓第二个底线,就是关于海空侦查的问题,怎么样减少摩擦,能够增强双方的互信,这说明中国非常认真对待这个问题。

第二个特点就是我们去的二炮的政委,二炮是我们国家的战略威势力量,非常重要的,是美方也是非常关注的这么一个方面,所以这些方面的话,我们也愿意说明我们也愿意和美方在这方面进行沟通,所以我们出动的整个代表团将军的成员的特点显示了这两大方面,是美方最关心,也是我们中方最关心的问题。

胡一虎:徐将军你刚刚特别是从中方这次的人员安排展现出中方的诚意,但是相对我们再看美方的回应部分,在今天美方的各大报不断的在强调美方整个接待的部分,强调对等之外,也把这次的范围从军事的高级将领扩散到美国包括其他领域的,比如说紧接着我们会看到总参谋长他会见到了包括国务卿希拉里,也包括了国家安全助理,甚至也包括了国防部长等等,这些的安排跟过去来讲是截然不同的,他扩大了相关的领域,你觉得这一点美方的安排又凸显了什么?

徐光裕:这个说明美方我最头上讲的问题,就是美方把这次的中美军事交流等级看的非常高,而且地位提升的非常高,就是他已经是涉及到整个国家安全问题,中美双方的国家安全以及太平洋地区的安全的问题,所以对方出来接待的人员规格很高,除了马伦将军以外,克林顿和国防部长盖茨还有位安全助理,这是说明他们把这个问题放的地位相当高,不仅仅是单纯的军方层次的一个接触,而是整个国家的安全事务的一个位置问题,这是我个人的解读。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