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r clients are always comletely satisfied with our services

+386 40 111 5555

info@yourdomain.com

16, 10月 2022
《三角洲特种部队》坠落的黑鹰出鞘的利刃

几天前,正当我在网课上摸鱼摸得正爽时,突然一封不识趣的邮件打断了我的兴致。当我打开邮箱时,这封“不识时务”地邮件却牢牢地吸引住了我的目光:“您愿望单上的Delta Force:Black Hawk Down—Team Sabre等项目正在促销!”看到这里,一些记忆深处的残片如潮水般涌入了我的大脑——我仿佛回想起了那个消逝在记忆深处的夏天,看见了那个笨拙地操作鼠标的懵懂少年……

提到“Delta Force:Black Hawk Down—Team Sabre”,许多玩家对它一定不陌生——没错,它就是大名鼎鼎的《三角洲特种部队:黑鹰坠落-尖刀部队》。这个发行于2004年的老游戏,可能是许多玩家的FPS启蒙之作。它有着简单易上手的操作,但也有着与其简单操作不相符的硬核难度。它用横跨了索马里、哥伦比亚、伊朗的一系列任务和格式各样先进的武器装备与载具,让许多玩家第一次走近了这支美军的“尖刀部队”。

在许多玩家看来,通关一款FPS游戏的战役模式也许无需费多大力气,一路突突突,当个“莽夫”能轻松拿到通关战役的奖杯。但本游戏的战役难度绝非像我们想象的那样简单,只有眼观四面耳听八方的同时小心谨慎步步为营,才能取得最终的胜利;而如果玩家莽撞地代入当今常见的“突突突”打法,将会被各个地方冒出的敌人打成“马蜂窝”。

这时可能有玩家要问了,“不会吧?阵亡直接读档再来不就行了,这多读几次档不就解决了吗?”这样想的话那可有点天真了,本游戏没有自动存档的设定,在任务中也没有设置任何的检查点,一旦在任务中阵亡,除了重新开始,别无选择。但有的玩家或许会不死心,“没自动存档,咱们手动存档不就行了嘛,多大点事。”但远远没有你想的这么简单,游戏会对玩家每个任务中手动存档的次数作出严格的限制,因此想通过SL通关,是绝对不可能的。

也许有玩家会问了,“这游戏我见别人玩过啊,小兵都是一枪一个,这有啥难的?”确实,游戏中大部分敌人都是一枪就可以击杀,但制作组通过“堆怪”的方式,让游戏的难度上了一个档次。不过此“堆怪”非彼“堆怪”,制作组合理地利用了地图中的各种场景,将数量巨大的敌人合理地安排在了许多出其不意的位置,有时候,你和你的队友正在清理前方的敌人时,后边的小巷冷不伶仃地冒出三个手持AK的彪形大汉,让你不死也得脱层皮;亦或是在护送车队的过程中楼顶上突然冒出来的一位手持RPG的靓仔,一发火箭弹潇洒地把你连人带车炸上天……

同时任务中稀少的补给,也大大降低了每次任务的容错率。本游戏中没有类似战地、使命召唤等游戏“呼吸回血”的设定,玩家的生命值会以颜色的形式显示在玩家屏幕的左侧,随着生命值的减少,会呈现出由绿色到黄色最后到红色的变化。而恢复生命值,除了寻找地图中的医疗包之外别无他法。但每次任务中医疗包和弹药的补给往往十分稀少,若不合理安排资源,打起十二分的谨慎应对各种突发的战斗,玩家将陷入绝境,身临其境地体会摩加迪沙巷战中美国大兵的恐慌与无助——血量和弹药随着一波波突然出现敌人越来越少,下一个目标点还有十万八千里远,而你迟迟找不到补给,除了等待死神的来临,没有任何去路。

除了这些,任务中还有许多关键的“Timing”,考验玩家的手速与反应,一旦错过这些关键的“Timing”,玩家和队友便会成为敌人的枪下游魂。在经典的任务Diplomatic Immunity中,玩家在乘坐MH-6环绕目标的时候若没有一次精准地定位和消灭建筑物及周围手持RPG的民兵,一旦他们离开了玩家的最大射界,玩家将成为敌人RPG火箭弹的活靶子;在任务Irene中,玩家乘坐MH-6进入城市时,如果在快速飞过街道的一瞬间没有击毙脚下的几个RPG民兵,这几位射手将会给你表演一手“指哪打哪“的RPG制导绝活。

除了这些关键的“Timing”,游戏中的“索马里超人”也会各种给你整出各种绝活,如在黑夜里大雾中眼力胜过夜视仪望远镜,更能各种大角度秒拉枪秒定位的.50MG神枪手;各种百步穿杨、精准度堪比激光制导飞弹的RPG射手……暂且不谈这些设定,任务中地图里的各种初见杀也足够让玩家苦不堪言,除去各种RPG和.50MG的初见杀, 任务River Raid和Shore Patrol的两个雷区足以难倒一众新人玩家。任务River Raid的雷区可以通过观察雷区中的标识,根据提示走出雷区。但任务Shore Patrol中的雷区没有任何提示,若想走出这片致命的区域,需要在任务刚开始时就用望远镜观察敌人的动态,跟着敌人的脚步,顶着迫击炮走出雷区;一旦玩家有些许的迟疑,迫击炮会告诉玩家结局是什么。(迫击炮:“我把你的死亡送到了。”)

以现在的眼光看,本游戏的画面并非十分优秀,但是制作组充分地利用了游戏中的各种元素,设计了一个个代入感极强的关卡。

在任务Radio Aidid中,玩家佩戴夜视仪,手持消音武器在黑夜中潜入敌人的通讯中心,收听着无线电中传来的各种指示,一路上悄无声息地消灭拦路的敌人,如一个和黑夜融于一体的无声死神;炸毁无线电后,玩家将要在拂晓之刻小心地避开敌人的巡逻队,最后和友军车队会合,逃出敌人的重重包围。

在任务Irene前,制作组甚至插入了一段真实的纪录影片来为玩家解释Delte和游骑兵在索马里的联合行动,为接下来的几个任务做好铺垫。进入任务后,和队友一同搭乘MH-6“小鸟”保持编队飞行向城市进发的宏大场面,更让玩家觉得自己俨然是参与本次军事行动的一名士兵。

尽管受限于技术的原因,这款老游戏无论队友、平民还是敌人的AI都不是十分的出色,但是游戏中的敌人和平民,都会对玩家有一些十分有意思的反应,例如有一些敌人在玩家的遭遇火力压制时,会害怕地抱着头跪在掩体后,甚至有的敌人听见玩家的枪声或看见玩家时,会直接开润……游戏中的部分平民在看见玩家时,会指着玩家愤怒地大喊“Stay away”,之后逃向远处;若玩家仍然对他们穷追不舍,这些无路可逃的非洲人民将会就地取材,用石头痛击“美帝国主义的走狗”。(此时玩家操控的美国大兵将会发出和中弹一样“啊♂”的惨叫声)

在任务Valiant Soldires中,玩家扮演的一名三角洲队员穿越了杀机四伏的摩加迪沙街道,冲破了敌人的重重封锁,救出了一个又一个被困在掩体中的队员,将原本支离破碎的队伍重新凝聚在一起。在任务完成的那一刻,望着被自己救出的一个个队友,我真正认识到了“Leave No Man Behind”这句简单话语下的深刻意义。

索马里位于非洲大陆东部的索马里半岛,拥有非洲最长的海岸线,占据了疏通地中海与印度洋的“咽喉地带”。尽管在名义上,索马里于1960年7月1日独立成立索马里共和国,建立了统一的中央政权,但实际上仍然处于各部落各自为政的分裂状态。自20世纪80年代中期,索马里各部落为推翻总统·西亚德·巴雷的内战爆发以来,索马里长期处于混乱的状态。1991年西亚德政权倒台后,索马里的混乱状态更是达到了极点——国家政权四分五裂,军阀间彼此冲突不断,社会体系、教育体系基本崩溃,人民苦不堪言。

1992年12月,联合国授权发起代号为“重建希望”的维和行动,开始向索马里派遣维和部队,监督各军阀间的停火,向索马里输送人道主义物资。但由于军阀势力的不断扩大,本应由索马里平民们所得到的人道物资实际上却落入了索马里军阀的手中。猖狂的军阀为了获取补给品和物资,甚至敢于直接袭击联合国运输人道主义救援物资的车队。

索马里各派军阀对联合国的干预极度不满,势力最大的“索马里联合大会”军阀法拉赫·艾迪德甚至把联合国看成其夺取政权的绊脚石。1993年5月,艾迪德在摩加迪沙袭击了巴基斯坦的维和部队,造成了24名维和士兵的伤亡。

在巴基斯坦部队受伏击后,联合国授权维和部队可以不惜任何手段抓捕幕后黑手艾迪德。1993年8月,负责“重建希望”维和行动的联合国特使、美国退役海军上将乔纳森·豪请求美国增派特种部队帮助抓捕艾迪德,美国陆军特种部队第七十五步兵团(即“游骑兵”部队)和三角洲部队被派遣至索马里摩加迪沙,执行特殊军事行动。

1993年10月2日,美军得到线人情报,艾迪德和其他“索马里联合大会”的高层人员将在摩加迪沙奥林匹克饭店进行重要会议。在与多个部门进行核实后确认情报无误,美军立刻着手组织抓捕行动,代号为“哥特蛇”。原定计划是用准备用MH-6“小鸟”直升机和MH-60K“黑鹰”直升机将抓捕部队运送到预定位置迅速抓捕目标,然后装甲护送车队开进摩加迪沙肃清民兵抵抗,最后抓捕部队与俘虏一同乘坐卡车和装甲车辆撤退。

1993年10月3日下午3时32分,在收到线人的可靠情报后,数架满载三角洲队员的MH-6“小鸟”和MH-60K“黑鹰”直升机迅速从海岸附近的临时机场起飞,地面护送车队开始也向目标进发。最先出发的两架MH-6“小鸟”直升机率先降落在目标的屋顶,三角洲队员们迅速从屋顶进行突破,肃清了饭店内的抵抗,抓捕了包括“索马里联合大会”的财务总管欧马·沙朗和对外发言人蒙哈米·哈山·艾瓦在内的24名俘虏,但在饭店内并未发现艾迪德的身影。队员们把抓获的24名索马里俘虏赶到一楼,准备登上车辆进行撤离。

在将要撤离时,艾迪德的部队从四面八方涌来,利用各种车辆设置路障,试图阻止队员们带走俘虏;同时艾迪德的部队用扩音器煽动了大量的索马里平民去拦截撤离的队员们。顿时场面陷入了极度的混乱——一群又一群的索马里人如潮水般向队员们扑来,子弹像雨点一样射向撤离的车队,不知从何处射出的RPG火箭弹漫天乱飞……在混乱中,一架MH-60K“黑鹰”直升机被火箭弹击中,坠毁在了摩加迪沙市区。

一系列猝不及防的意外打乱了美军先前的计划,为了解救幸存的直升机乘员,指挥部命令原计划撤回基地的车队迅速改道驶向坠机地点。街道上被煽动的索马里平民成群结队地涌向美军车队,成了艾迪德部队的“挡箭牌”;艾迪德的民兵们躲藏在人群和各种建筑物中,利用人群和房屋的掩护向美军车队疯狂射击——摩加迪沙的街道瞬间变成了美军的地狱。担负第一批攻击任务的队员们很快被民兵们分割开来,分散在摩加迪沙市区的多个建筑中。

任务Last Stand中,玩家所扮演的三角洲队员被困在市区的建筑废墟里

在直升机坠毁处,情况也不容乐观——机长迈克·杜伦和其他机组成员以及随后赶来救援的两名三角洲狙击手艰难地抵抗着数百名从四面八方涌来的暴徒和民兵,而弹药随着频繁的射击迅速告罄。最终,两名支援的狙击手和其余机组成员被蜂拥而至的暴徒杀死,机长杜伦被俘。

10月3日傍晚,美军派出救援部队向摩加迪沙市区进发,解救被困的三角洲和游骑兵队员。但由于索马里民兵设置的各种路障与随处可见的伏击,车队前进每一步都要付出巨大的代价;与此同时,被困在各处的队员们也受到了民兵的火力压制,难以进行自救和突围。在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后,救援车队成功营救了市区各处被困的队员。在安置好伤员后,队员们妥善处理了阵亡战友的遗体,炸毁了坠毁直升机的残骸。在救援部队和被困的伤员都登上车后,坚守在城内的部分游骑兵和三角洲队员们却挤不上救援车辆,战斗了一昼夜的他们只能一路掩护救援车辆,一边战斗一边跟着车队撤离,徒步跑回了数公里外巴基斯坦体育场内的临时基地。(队员们走过的路被称为“摩加迪沙一英里”)

美军在此次行动中付出了巨大的代价:阵亡19人,被俘1人, 70余人负伤,参与行动的MH-60K“黑鹰”直升机有两架直被击落,三架被击伤;包括悍马在内的数辆卡车被击毁。这次行动被认为是自越战以来美军部队所遭受的最为惨重的军事失败,使美国政府在国内和国际舆论界都处于不利地位:国内舆论一片哗然,纷纷指责美国政府出兵索马里是“用纳税人的钱换来了射向小伙子们的子弹”;国际舆论则斥责美国出兵索马里是“野蛮和肮脏的侵略行径”。美国政府被迫与艾迪德进行秘密谈判,双方最后达成妥协,艾迪德交出机长迈克·杜伦和两名三角洲队员的尸体;美军则释放扣押的全部艾迪德的俘虏,并承诺不再把艾迪德作为打击目标。艾迪德因为这次事件在索马里名声大振,成为了索马里人心目中的“民族英雄”,获得了越来越多索马里人的拥护。

1995年3月2日,最后一批维和部队撤出摩加迪沙,历时27个月、耗资20多亿美元的维和行动最后以失败告终。联合国既未实现在索马里组建民主政府的目标,也未能实现索马里各部族的和解,得到的却是100多名维和士兵和近万名索马里人丧生的悲剧结果。

尽管1993年的“黑鹰事件”使艾迪德的威望和实力在索马里达到了顶峰,但艾迪德在随后的几年中并未实际上实现索马里的统一,成为索马里的独裁者,反而在联合国从索马里撤军后于1996年8月2日被离奇地刺杀于摩加迪沙的地下掩体内。对此,许多人猜测是比尔·克林顿总统为报一箭之仇,指使三角洲部队实施的刺杀行动。艾迪德死后,索马里冲突也并没有得到任何解决,索马里陷入了更加混乱的局面;等待着索马里人民的,也只有未来无尽的黑暗。

在补票后,我用了一天时间将游戏完整地通关了一次,算是弥补了年少时的遗憾。受限于个人水平,本文没能将“战队之刃:哥伦比亚”和“战队之刃:伊朗”的战役和相关背景进行详细的介绍。尽管这款游戏以现在的眼光看来并非毫无瑕疵、十全十美,但这款游戏给我带来的震撼丝毫不亚于当年初见《GTA4》的惊艳,可以说是我进一步游玩硬核向射击游戏的启蒙之作。它也自然而然的成为了年少的我每个寒假暑假的最爱——尽管我在那时从未真正通关过它,但当时的快乐就是如此简单。在各种游戏各种大作令人眼花缭乱的当代,这种简单而朴素的快乐,我却再也寻觅不到。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