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r clients are always comletely satisfied with our services

+386 40 111 5555

info@yourdomain.com

19, 10月 2022
人物 “黑马”萨德尔他是既让美国也让伊朗头痛的人

上周末,新一届伊拉克议会选举拉开帷幕。初步结果显示,什叶派领袖萨德尔领导的政治联盟“意外”领先,外界原先看好的现任总理阿巴迪连任前景渺茫。

这是伊拉克去年击败极端组织“国”(IS)后的首次议会选举,也是2003年萨达姆政权倒台以来第四次议会选举。

这次选举也被视为美国与伊朗之争的另一片“战场”,尤其是在美国退出伊核协议的当下。“这(初步结果)是对伊朗的坏消息,还是对美国的坏消息?”华盛顿中东研究所的分析人士斯利姆(Randa Slim)问道,“这对双方都是坏消息。”

那么,这位震动伊拉克政坛,让美国和伊朗都不得不重打算盘的“黑马”萨德尔究竟是谁?

在外界看来,现年44岁的萨德尔拥有领导者的必要条件:家族声望、神学经历和政治智慧。

作为一名神职人员,萨德尔拥有数百万信徒,意味着他有能力号召数百万人走上街头,掀起一场他想看到的运动。但这种稳固的支持根基在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他的家族。萨德尔的父亲、什叶派萨德尔派创始人——·萨迪克·萨德尔曾是一位广受尊敬的神职人员,1999年遭萨达姆所派特务暗杀。萨德尔的叔叔·巴基尔·萨德尔曾是杰出什叶派学者, 1980年被萨达姆政权处决。

“忠实于父亲的民粹主义愿景,他(萨德尔)的组织演变成街头运动”,《》记者夏迪德(Anthony Shadid)如此写道。

2003年美军推翻萨达姆政权后不久,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采访了一位将近30岁的什叶派教士——萨德尔。他说:“小蛇(萨达姆)离开了,而大蛇(美国)来了”。在“后萨达姆时代”早期,萨德尔在美军官员眼里是个让人头疼的“麻烦”。2004年,美国领导的联军地面部队指挥官桑切斯(Ricardo Sanchez)说:“美军的任务是杀死或逮捕穆克塔达·萨德尔。这是我们的使命。”美国《新闻周刊》2006年称萨德尔是“伊拉克最危险的人”。然而,萨达姆倒台15年后,萨德尔或将成为伊拉克的“国王”。

也正是在2003年3月伊拉克战争爆发后,萨德尔迅速崛起为有影响力的争议人物,其反抗外国势力的言论演变成暴力对抗。萨德尔领导过两次针对美军的起义,大本营位于伊拉克首都巴格达南部的萨德尔城。萨德尔于2003年6月创立了“迈赫迪军”,随着萨德尔崛起,“迈赫迪军”成员也从数千人增加到数万人。

随着萨德尔和美国争锋相对,伊拉克政府军、美军与“迈赫迪军”曾爆发冲突。美国官员和逊尼派领导人指责“迈赫迪军”煽动宗派暴力。“迈赫迪军”于2007年开始失势,于2008年宣布转型为人道组织。萨德尔流放伊朗大约三年,之后又回到伊拉克,开始将注意力转移到政治上。

2014年初,萨德尔本想退出政坛,但IS崛起改变了这一点。“迈赫迪军”同年重组为“和平卫士团”以对抗IS。伊拉克巴格达大学政治学家马亚利(Ahmed al-Mayali)说,2014年IS建立后,萨德尔的形象从宗派斗士转变为民粹主义者。成千上万民众在其影响下加入持续不断的抗议活动,支持旨在打击腐败和改善治理的改革议程。

萨德尔于2016年初戏剧般地回到聚光灯下,开启一场针对伊拉克政治精英的反腐运动,呼吁建立新政府。2016年5月,数千民众在巴格达举行改革反腐抗议,冲破戒备森严的“绿区”,其中绝大多数是萨德尔的支持者。

马亚利说:“他(萨德尔)开始为那些街上的人的要求而要求”,用一种人人都能理解的简单语言告诉所有伊拉克人:“我是你们中的一员,我不是精英”。“这使他比以前有了更多支持者”,“他们跟随他是因为信服他”。

在过去一年里,萨德尔开始重塑自己,他开始花时间去接触不太可能的政治盟友,包括逊尼派。他还与逊尼派海湾邻国接触,比如沙特和阿联酋。他也变得越来越务实,当宗派主义成为伊拉克政局症结,萨德尔组建了一个跨宗派选举联盟。他的思维和用语也变得更加包容温和。去年12月,萨德尔宣布解散“和平卫士团”。根据政府规定,参加议会选举的政党不得拥有下属武装组织。

萨德尔有时被称为“变色龙”,因为他有了解大众情绪和适应环境变化的能力。美国布鲁金斯学会多哈中心访问学者阿拉丁(Ranj Alaaldin)曾写道,萨德尔不仅代表伊拉克最大人口和什叶派下层,他的改革议程也得到伊拉克其他团体支持。在动员民众方面,他有空前影响力。基于他父亲的政治遗产和伊拉克民众日益增长的不满情绪,萨德尔也许是伊拉克在可预见的未来削弱外国势力,加强政府问责的最大希望。

“最终,这次选举是对现状的一种控诉”,英国查塔姆研究所研究员曼苏尔(Renad Mansour)说。“萨德尔是唯一一名尝试不只是用文字来表达变化的候选人”。还有不愿透露姓名的西方外交官表示:“他是(选举中)唯一一名对伊拉克有清晰愿景的政治家”。“萨德尔的强劲表现表明,他保持着相对忠实的追随者,他的民族主义和跨宗派平台有效地动员选民”,英国PGI Group分析师特纳(Ryan Turner)如此评价。

曾担任美国驻伊拉克副大使的福特(Robert Ford)说,在伊拉克,那些执政多年的资深政治家往往被贴上腐败标签,民众在低质量生活服务等方面感到不满,想要改变。《》称,在伊拉克,煽动民众怒火的时机已经成熟,公众对腐败、战争、油价(暴跌)的愤怒情绪已经动摇了经济。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萨德尔抓住了关键,成功将自己塑造成局外人,尽管他曾是局内人。

萨德尔本人没有竞选议员,意味着他不会成为新一任总理,但若取得胜利,他将参与选择总理候选人。福特认为,萨德尔对政治角色或职位不感兴趣,他的目标是在政治上有影响力。在萨德尔自己看来,他不该是执行者,而应是向导者。还有分析人士指出,萨德尔所在学派认为,神职人员应对体制产生影响,在政府形成过程中发挥积极作用,但神职人员不应统治国家,所以萨德尔不赞成伊朗制度。

有报道称,萨德尔是为数不多的几个与伊朗保持一定距离的什叶派领袖之一,他也坚决拒绝会见任何美国官员。他把自己描绘成一名伊拉克民族主义者和反腐败运动者。简而言之,他认为伊拉克事务应由伊拉克人管理,不是美国,不是伊朗,也不是其他代理人。

“伊拉克优先,根除腐败”,萨德尔传递的信息似乎与伊拉克民众产生共鸣,并为他的政治复出奠定基础。他对伊拉克年轻人和贫穷人口的民粹主义呼吁,或将给伊拉克政治格局和外部关系带来巨大转变。

“萨德尔以他的言辞和风格清楚表明,他首先是一名伊拉克民族主义者,不是来自伊朗、美国或其他国家的外国势力”,美国世纪基金会研究员坎巴尼斯(Thanassis Cambanis)说。但斯利姆注意到,萨德尔曾公开表示,只要美国不侵犯伊拉克主权,就可以在伊拉克与IS作战,还可以武装、训练伊拉克军队。

从萨德尔的人生经历来看,他有耐力,有胆量打破传统。坎巴尼斯指出,萨德尔的发展轨迹并不是从军事强人到政治人物的单向提升,而是充满了矛盾和变化。

大选之后,或将长达数月的组阁谈判将接踵而至,届时,萨德尔能否化身政治建设力量?“萨德尔作为下一届政府关键人物的最大缺点是:他很难预测”,华盛顿近东政策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奈茨(Michael Knights)说,“他在玩什么游戏并不总是很清楚,他是想成为政府的一份子,还是想永远反对任何政府?”。

在今年伊拉克议会选举中,除了“黑马”萨德尔震动政局核心,另一大“意外”是投票率为十多年来最低,这也部分反映出民众对政府不满,选民没有信心。此外,当前伊拉克政治气氛中仍然存在着一些内部分裂现象。因此,即便萨德尔成最大赢家,伊拉克仍有很长的路要走。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