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r clients are always comletely satisfied with our services

+386 40 111 5555

info@yourdomain.com

25, 10月 2022
伊拉克政治僵局后的“地震”:反美斗士萨德尔率议会最大党集体辞职

近八个多月来,伊拉克议会一再未能组建起新一届政府。本届议会选举的最大赢家、有“反美斗士”之称的什叶派宗教领袖萨德尔决定,不再等待。

6月12日,萨德尔命令属于其领导下“萨德尔运动”的73名议员集体提交辞呈。6月14日,萨德尔发表声明称,他“退出政治进程”,以免被卷入“腐败的政治家”行列。与此同时,“萨德尔运动”还宣布关闭全国各地多个与其相关的机构办公室。

自去年10月议会选举结束以来,伊拉克的政治进程几乎一直停摆。议会中各个派系之间的多轮谈判均未就总统及政府的任命达成一致结果。萨德尔希望通过率众辞职的做法打破目前的政治僵局,畅通政府任命谈判。但目前看来,这场政坛地震带来的凶险依然未卜。

萨德尔出身伊拉克著名什叶派家族,其父为什叶派大阿亚图拉,曾在萨达姆掌权时期被暗杀。但萨德尔本人却主张与逊尼派团结合作,倡导各部落和民族和平共处,他还曾与伊拉克等多个世俗政党结盟。同时,萨德尔还高举改革和反腐大旗,反对包括伊朗和美国在内的外国势力干涉伊拉克。他还要求亲伊朗的伊拉克民兵武装尽早“放下武器”,因而他的政治运动也遭到伊朗大力阻挠。

去年10月的议会选举中,“萨德尔运动”成为议会最大党,拥有329个席位中的73席,但尚未达到伊拉克宪法规定议会三分之二以上选票选出总统的门槛,“萨德尔运动”必须与其他政治团体联盟。为打破僵局,萨德尔一直努力与逊尼派的 “库尔德斯坦”(KDP)结盟。KDP由伊拉克北部库尔德自治区亲土耳其的巴尔扎尼领导,在议会中拥有33个席位。

过去,在伊朗支持下,伊拉克的什叶派集团一直推动联手建立一个“共识”政府,但自称伊拉克民族主义者的萨德尔反而主张与KDP等逊尼派和库尔德盟友打破宗派主义“共识”,建立一个基于“多数”的民族主义新政府形式。

若“萨德尔运动”73名议员的辞职通过,议会空出的席位大多会被其对手——伊朗支持的什叶派政党集团“协调框架联盟”所填补。该联盟囊括了主要由什叶派民兵“人民动员部队”人员参与的“法塔赫联盟”、卡伊斯·哈扎利领导的“权力联盟”及伊拉克前总理努里·马利基等人。

表面上看,萨德尔作出了退出政治进程的表态,但在过去,这位“颇有个性”的宗教领袖也常常作出这样的威胁。去年10月议会选举前,萨德尔也宣布将选举,但最终“萨德尔运动”成员还是参选。事实上,无论身处议会内外,萨德尔都对普通民众有着巨大号召力,未来他可能会继续保持强大的政治影响力。

“由于议会中没有了‘萨德尔运动’,他的竞争对手就无法再声称代表整个伊拉克什叶派,他们的合法性被进一步削弱了,会加剧人们对少数人获得多数权力的看法。”美国智库世纪基金会国际研究与政策中心主任塔纳西斯·坎巴尼斯在推特上写道。

根据伊拉克议会议长·哈尔布西6月13日的声明,“萨德尔运动”成员的辞职已经生效,不需要投票,辞职后空缺选区的席位将由去年10月议会选举的第二名占据。但萨德尔的退出并不意味着伊拉克政治危机的结束。相反,填补“萨德尔运动”议员空缺席位的过程可能会导致新一波激烈争执,还有可能引发街头抗议活动。

“当气温接近50度时,今年夏天将会出现新的活动。”政治分析师哈姆扎德·哈达德向《阿拉伯周刊》表示。伊拉克战争后的十多年间,该国电力一直依赖从伊朗进口,但全国基础设施落后且毁坏严重。夏季高温达到40多度,酷热难耐的用电高峰到来时,电力短缺就会成为困扰所有家庭的难题,这时往往会出现大规模民众抗议。

由于替补的议员来自不同的政治背景,改组将改变议会中各派系的权利配比。然而,伊拉克议会目前正在休会,议员们要到8月才会再次开会。进行新选举也是有可能的,但议会必须首先投票自行解散。

目前尚不清楚宣布退出议会是否只是萨德尔的谈判策略,但他宣布关闭全国各地“萨德尔运动”办公室的决定确实引起了人们的担忧,这意味着他可能会用破坏稳定的街头抗议活动来取代政治谈判,在此前多次政治僵局中他都曾以此向反对者施压。

根据2003年美国推翻萨达姆政府后建立的伊拉克议会制度,总统提名总理和内阁部长,然后他们必须获得议会批准才能就职。但去年的议会选举带来的是8个月的政治瘫痪,这也凸显了什叶派内部的分裂伊拉克政治制度的功能失调。若此次各派系无法达成妥协,还将进行下一次议会选举,伊拉克可能会进入一个政治僵局的循环,暴力的幽灵也盘旋在巴格达上空。

根据联合国的报告,伊拉克4100万人口中约三分之一生活在贫困之中。多年的战争和政府腐败削弱了各级国家机构的治理能力。尽管全国的油气资源储量巨大,伊拉克依然依赖进口来满足能源需求。伊拉克年轻人的失业率据估计达到40%,黯淡的经济前景加剧了民众愤怒。无法组成一个有治理能力的政府,可能会让伊拉克进一步陷入困境。

在伊拉克议会达成协议组成新政府之前,看守政府总理卡迪米仍将继续任职,但看守政府只能处理伊拉克的日常事务。在这场“政治游戏”结束前,伊拉克百姓将继续忍受着贫穷、高温和恶劣环境的折磨。联合国秘书长伊拉克事务特别代表普拉斯谢尔特上月曾表示,若伊拉克无法结束政治僵局,“街道即将沸腾。”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