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r clients are always comletely satisfied with our services

+386 40 111 5555

info@yourdomain.com

28, 10月 2022
4400万英镑:横空出世的天价书法

很少关注中国艺术品拍卖的英国(The Times)官方网站6月5日刊登专文《书法卷轴粉碎中国艺术品拍卖纪录》(Calligraphy scroll smashes auction record for Chinese work of art)。报道称,中国最著名和最有影响力的书法家之一黄庭坚的作品在中国北京的保利国际以4.38亿元成交(折合4400万英镑),这一价格甚至比去年的最高纪录(吴彬作品,1.69亿元)高出2倍有余,该作品是被“匿名买家通过电话竞拍下的”。

在此之前,伦敦佳士得于2005年以1500万英镑拍出的一件元青花瓷瓶(鬼谷下山图罐)一直是最昂贵的中国艺术品。指出,“中国新一代白手起家的百万富翁们(那些在经济繁荣时期创造个人财富的企业家)收藏艺术品的热切心情正在不断增长。他们把它当成一项投资,取回那些在过去世纪里流失到外国收藏家手里的文物,此举有助于文化复兴。经典艺术,尤其是陶瓷器,近期已经创下了一系列拍卖新纪录,相比当代艺术而言,这个国家的新贵们认为古代艺术是一项更为安全的投资。”

嗅出巨大商机的对于这件创下天价的作品“毫无质疑地”给予了正面评价:黄的卷轴被认为创作于1095年,所书内容是唐代著名政治家魏征(580-643年)创作的一首600字文学作品,而类似稀有的早期艺术品已很难在艺术市场中寻觅到,如今主要还是存放于博物馆中。更不寻常的地方在于,这件由彼时代最伟大的四位书法家之一、并开创出全新自我风格的艺术家所创作的作品现身拍场。”

英国一家美术品机构William Hanbury-Tenison对这一新纪录价格如此评价:“这显示了书法是关键的亚洲艺术形式。书法并不仅仅代表艺术家的思想,还包括他们使用毛笔的物理方法。”

作者Jane Macartney对书法作品的了解之“深”令人惊讶,他在文中以细微的笔触描述道:黄因其书写文字尺寸、行间及流畅风格被尊为大师。之前的书法家一般都遵守公认的风格,书写的文字控制在规矩的形式中。但是,黄利用毛笔,以流畅的曲线、不拘一格的方块,跳出形式束缚,打破传统流派。

而Hanbury-Tenison 先生赞誉说:“在西方艺术的范畴里,一切起源于古希腊雕塑;而在亚洲艺术范畴里,则是中国书法。黄庭坚(注:原文错音为‘Huang Jingtian’)的书法作品可以媲美普拉克西特列斯(Praxiteles)的雕塑,而后者作为公元前4世纪的雕塑家,第一次创造了真人大小的裸女雕塑。”

作为西方主流媒体的代表之一,此次对中国艺术品拍卖市场高调而积极的报道令人惊讶。反观国内媒体,在陈述纪录诞生全过程的同时,也发出了一些不一样的声音,以新华社为例,报道中提及:“此前,这件手卷因为文字内容、书法风格等方面与黄庭坚其他作品存在差异,早在乾隆时期曾经被认为是赝品,有诸多猜疑。经台北故宫博物院指导委员、台南大学艺术史研究所博硕士导师傅申先生研究,最终确定为黄庭坚的真迹,而且是黄庭坚书风转换期的真迹。”

也恰恰是傅申先生这份2万字的鉴定报告,在雅昌等艺术论坛引起了不小的争议,圈内人士讨论的范围还包括曾收藏该作品的日本有邻馆,当晚拍卖师刘新惠在拍卖这件作品前突然退场,等等,林林种种。至于大众门户网站新浪、网易等,网民的言辞则更为激烈,为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本博不作相关引述。

不论如何,4个多亿的天价拍品,造成强烈轰动之余,更会引发中国艺术品拍卖定价权归属、拍卖监督体系、市场如何自我调节(良性)等相关话题,至少在未来半年内会是如此。

25, 10月 2022
奥林匹克故事]-纪念邮票救了首届奥运会

邮票的设计充分体现了奥林匹克的文化渊源,以富有古希腊艺术和文化色彩的边框进行修饰。希腊政府把这套纪念邮票的发行日期选在了奥运会开幕当天——

事情还要从奥运会之前两年说起。1894年6月,经过巴黎国际体育会议协商之后,首届现代奥运会定于1896年在历史名城希腊雅典举行。会议结束后,被选为国际奥委会第一任主席的维凯拉斯兴致勃勃地将这个喜讯带回了雅典。出乎维凯拉斯意料的是,在雅典城迎接他的,并不是来自希腊政府的热烈欢迎,而是迎面泼来的一盆冷水希腊政府财政状况紧张,奥运会必须延期,甚至有可能就此取消!

很快,这个消息就传到了时任国际奥委会第一任秘书长的“奥林匹克之父”顾拜旦的耳朵里。心急如焚的顾拜旦立即从巴黎奔赴雅典,与维凯拉斯一起徜徉在古运动场的遗址上,面对一片断壁残垣,顾拜旦的心一下子凉了:在这样的废墟上重新建起供各国运动员比赛的体育场是需要一大笔资金的。

财政困扰之下的顾拜旦,并没有失去信心。他在给朋友的一封信中写道:“在法国人的字典里,并没有不能两个字。”在顾拜旦和希腊王储康斯坦丁的倡导下,希腊民众掀起了募捐热潮。但当年的希腊毕竟只是东南欧的一个贫弱小国,通过全民募捐而来的33万德拉克玛,对于举办一届奥运会来说,实在是杯水车薪。

就在顾拜旦为财政危机一筹莫展之时,希腊邮政协会负责人萨克拉弗斯提出了一个建议:为首届现代奥运会发行一套纪念邮票,以此解决奥运会的财政问题。

这套邮票由希腊著名艺术家吉利隆教授负责设计,E穆雄负责雕刻制版,法国巴黎国家印刷厂印刷。邮票的名称为“第一届现代国际奥林匹克运动会在雅典举行”,雕刻版,全套12枚,8枚图案,总面值19.63德拉克玛。面值1雷普特与2雷普特的两枚,主图为著名雕塑《角斗者》;面值5雷普特与10雷普特的两枚,主图为公元前5世纪古希腊雕塑家米隆的著名雕塑《掷铁饼者》;面值20雷普特与40雷普特的两枚,主图为“雅典娜”女神;面值25雷普特与60雷普特的两枚,主图为古希腊的四轮马车;面值1德拉克玛的一枚,主图为运动场与阿克罗波利斯卫城;面值2德拉克玛的一枚,主图为公元前4世纪古希腊雕塑家普拉克西特列斯的雕塑作品《怀抱幼童的赫尔墨斯神》;面值5德拉克玛的一枚,主图为公元前5世纪雕塑家佩奥努伊斯的作品《胜利女神奈斯》;面值最高10德拉克玛的两枚邮票,主图为古希腊建筑杰作阿克罗波利斯与雅典的帕特农神庙。

邮票的设计充分体现了奥林匹克的文化渊源,以富有古希腊艺术和文化色彩的边框进行修饰。希腊政府把这套纪念邮票的发行日期选在了奥运会开幕当天,并以高于邮票面值的价格出售,被人们一抢而光。这套邮票总共发行了52200套。邮票发行后所得40万德拉克玛全部资助了第一届现代奥林匹克运动会,使得首届奥运会如期举行,因而留下了“邮票拯救奥运会”的佳话。

19, 10月 2022
曾谈裸体模特儿:加以禁止是不妥的(图)

当代中国百姓最早熟识“模特儿”一词,是改革开放后服装模特儿表演传入大陆的时候。一群靓女俊男穿着奇装异服在台上叮呀咚地走来走去很新鲜,他们知道了,这些人就叫模特儿。接着,《裸体艺术论》出版、油画术大展举办、尤其是大展引出的模特儿官司在报刊上闹得沸沸扬扬,老百姓又知晓了,那些让人画画的人也叫模特儿,而且其中居然还有不穿衣服的。后来模特儿大赛、选美活动越来越多,尤其容许在电视上举办后,更是家喻户晓了。老百姓为了省事,竟删去了规范翻译的那个“儿”字干脆就叫“模特”了。

“模特儿”一词是从英文音译而来,原意是模型、原型、典型、样板等。最早是指那些按需要摆各种姿势供学生或美术家基本练习、创作参考的人。模特儿有着衣的、裸体(也称人体)的,专业的、非专业的。另外,广义地说,当一个人在被画的时候,就可以称为模特儿。最早使用模特儿起码是在古希腊,文献中留下了一位叫芙丽涅的模特儿的故事。她是当年有名的美女,曾为著名的雕塑家普拉克西特列斯当模特儿,创作出了《尼多斯的阿佛洛狄忒》,这是古希腊阿佛洛狄忒(罗马时代称维纳斯)女神最早的也是最著名的裸体雕像。因为有一次在祭海神的仪式中裸体从海水中跳出来面对神祇,于是被控渎神罪。富有戏剧性的是,在法庭开审的时候,辩护师揭去了她的衣服,裸体的芙丽涅的美感动了陪审团的长老们,当场宣布她无罪。这故事与上一篇讲的朱元璋赦免的故事异曲同工——美,能化干戈为玉帛。

我国古代也有模特儿写生,只是不这样称呼而已。明代画家仇英的《汉宫春晓》中就再现了汉代毛延寿画王昭君的情景,这是标准的模特儿写生。更珍贵的是,《汉书·广川惠王去传》还记载了一段画裸体模特儿的史实:“前画工画望卿舍,望卿袒裼傅粉其旁。”很清楚,陶望卿化好妆、赤裸着身体让画工为她画裸体像。不过,陶望卿就没有芙丽涅和明朝那几位幸运了,这次是相反,化玉帛为干戈——最后陶望卿惨死于王后和惠王的手中,而且手段极其残忍。然而,裸体模特儿写生毕竟未入正统。

西洋艺术意义的“模特儿”概念是20世纪初传入中国的,最早引进这种艺术教育方式的是刘海粟。1912年,他在上海创办了图画美术院,即后来的上海美专。1914年开始在课堂上使用男性人体模特儿写生。那时就是男的模特儿也很难找,他们除了觉得羞耻之外还视之为侮辱。更有迷信者,认为给人画画,会减少精神,损伤元气,会死的。女人体模特儿至1920年才迟迟“诞生”,而且还是一位白俄妇女。但是,此举触发了一场从1917年开始持续十余年的风波。最为凶险的是1926年,大军阀、“五省联帅”孙传芳也出面干预,下令禁止使用裸体模特儿并通缉刘海粟。历经艰难曲折,斗争终以胜利告终。这除了刘海粟的顽强和雄辩之外,还得力于社会进步舆论的大力支持。这场风波的实质仍属反封建,时值“五四”运动前后,新思潮勃兴,与之顺应,裸体艺术总算在中国站住了脚跟。不过,虽然是合法存在了,但由于毕竟与国人的伦理风尚相悖,加上当时内忧外患、国弱民穷,裸体艺术实际上只局限在美术教育中及极少数富人、文化人的圈子中,而且日后也依旧难逃其多舛之命运。

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裸体样式的创作就被禁止了。即便是世界艺术史中的杰出作品,也都一概视为黄色,这实际上是从20年代倒退了。但新中国又急需培养具有写实能力的美术工作者以更直接地为政治服务,所以全盘引进了苏联的教学体系。而人体模特儿的运用被严格地控制在高校美术专业的基本功练习中,外界是毫无知晓的。不过好景不长,很快就厄运临头了。1964年5月,在“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的“四清”运动初期,康生等人主张禁止模特儿写生,8月,中央发文废除使用模特儿。这对美术尤其油画、雕塑教学无疑是一个致命的打击。于是,中央美术学院闻立鹏等三位教师不得不为此上书党的最高领导。

1965年7月18日,:“此事应当改变。男女老少裸体模特儿,是绘画和雕塑必须的基本功,不要不行。封建思想,加以禁止,是不妥的。即使有些坏事出现,也不要紧。为了艺术学科,不惜小有牺牲。”一锤定音,将这一艺术学科解救于危亡之中。岂料批示还未来得及落实,1966年“文革”爆发。不但真人模特儿不能画,连石膏像全都砸烂了。直到粉碎“”后,1978年才算拨乱反正。

从20年代至此,已历经50余年了。模特儿问题再度被提起,虽不似当年沸沸扬扬,只是以公文的方式在极狭窄的专业人员范围内产生影响,算不上风波,但其险恶程度却比50年前大得多。倘使不是英明,后果不堪设想!陈醉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东莞外来工群像:每天坐9小时 经常…668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