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r clients are always comletely satisfied with our services

+386 40 111 5555

info@yourdomain.com

29, 9月 2022
萨尔瓦多的比特币实验:不是最大的失败就是最大的骗局 巴伦封面

失败也许是萨尔瓦多这场比特币实验最好的结果,该国前央行行长阿塞韦多说:“如果《比特币法》获得了成功,比特币的下跌将带来一场灾难,该法案的失败反倒拯救了我们。”

萨尔瓦多是比特币信仰者眼里的加密货币天堂,该国是世界上为数不多几个可以在海滩上用比特币买可乐或啤酒的地方之一。从理论上来说,你可以用比特币付房租、买房、还信用卡或者在当地市场买玛雅陶器。

然而,萨尔瓦多对比特币的采用并没有让加密货币爱好者美梦成真,反倒变成了一个警世故事,告诉我们当一个国家采用加密货币、试图将其融入本国经济、并将自己重塑为技术友好的避风港时会发生什么: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巴伦周刊》的记者近日前往萨尔瓦多了解比特币给该国带来的影响。一年前,萨尔瓦多通过了一项法律,将比特币确立为法定货币。这是一项创造了历史的决定,41岁的总统纳伊布·布克勒(Nayib Bukele)去年9月签署了《比特币法》,萨尔瓦多成为全球首个将国内使用加密货币完全合法化的国家。在那之后,各种规模的银行、企业和商人都被要求与该国的另一个官方货币美元一起接受比特币。

从几乎所有衡量标准来看,比特币的采用似乎是弊大于利。萨尔瓦多政府将稀缺的资源投入到加密货币和相关项目中,随着比特币价格的崩溃,政府财政状况恶化,除了首都和加密货币友好的海滩景点的少数人以外,几乎没人使用比特币。

康奈尔大学贸易政策教授、经济学家埃斯瓦尔·普德(Eswar Prasad)说:“这场比特币实验的效果和很多人预料的一样并不好。”

加密货币价格的崩溃可以说是雪上加霜。自去年11月以来,比特币市值已经蒸发了约1.5万亿美元,吓跑了许多投资者,并导致更广泛的加密货币市场遭到抛售。在这一过程中,比特币引起了一些国家政府的不满,它们认为比特币对政府的货币控制权构成了颠覆性的威胁,此外,由于“挖矿”要消耗大量能源,比特币被认为太浪费电。

在萨尔瓦多,加密货币仍有支持者,尤其是该国总统布克勒,他是热爱Twitter的千禧一代,认为加密货币是经济的救世主。布克勒在宣布《比特币法》时说:“我们必须打破过去的模式,萨尔瓦多有权向第一世界迈进。”

批评人士指出,从现在的情况来看,比特币充其量不过是分散了人们对根深蒂固的经济问题的注意力,也是布克勒独裁统治的一种机制。事实上,比特币一直是一股分裂力量,引发了街头抗议,批评它的人会担心遭到报复。

“这要么是最大的失败,要么是最大的骗局,”萨尔瓦多国会反对派议员克劳迪娅·奥尔蒂斯(Claudia Ortiz)说,她是政府里为数不多反对布克勒的官员之一。

从宏观层面上看,萨尔多瓦引入比特币的做法已经造成了损失。布克勒在2019年当选总统时接受的是一个债台高筑的国家,疫情暴发后,政府增加了支出,财政状况进一步恶化,2021年底,该国债务占GDP的比例从2020年的71%上升到了85%。

在负债越来越多之际,布克勒开始购买比特币并将其合法化,在债权人看来,萨尔瓦多的财政状况越来越复杂,该国主权债券收益率也随之上升。硬通货的缺乏引发了对两种8亿美元政府债券的担忧,这两种债券分别于2023年1月和2025年到期。据财政部长亚历杭德罗·塞拉亚(Alejandro Zelaya)说,截至7月,该国仅筹集了5.6亿美元来偿还债券持有人。塞拉亚承认,偿还全部债务“几乎是不可能的”。

前政府官员认为未来会出现更多的财政问题。萨尔瓦多央行前行长、独立顾问和经济学家卡洛斯·阿塞韦多(Carlos Acevedo)说:“在国际市场关闭的情况下,我不认为这个国家有可能用国内市场的资源来偿还即将到期的债券。”

人们对布克勒合理使用政府收入的信心也被他的加密货币计划削弱了。据反对派领导人估计,该计划包括在“数字基础设施”上拨款至少2.5亿美元,这些资金被用于诸如政府支持的数字钱包之类的东西——分发给成年公民,并预装了30美元的比特币奖金。这笔钱还用于设立200多台比特币ATM机以及1.5亿美元的“比特币信托基金”,以确保加密货币和美元之间的可兑换性。

布克勒扩大了财政缺口,虽然政府拒绝透露其比特币持有量或支出情况,但布克勒的推文显示,他为财政部购买了2381个比特币,花费约1.07亿美元。随着价格下滑,布克勒多次发推称自己“逢低买入”。根据比特币价格的下跌和布克勒的推文来判断,他的策略造成了数千万美元的损失。

对于一个年预算为80亿美元的国家来说,这一损失不算太大,但反对人士被激怒了。反对派议员克奥尔蒂斯说:“这就像拿一个贫穷和负债累累的国家的公款赌博,一个现在需要这些资源的国家不能等着它们在不确定的时间内增值。”

把萨尔瓦多变成一台“比特币ATM机”也让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等贷款机构感到不安。萨尔瓦多政府在2020年向IMF申请了一揽子贷款,并在布克勒签署《比特币法》时正在谈判一项13亿美元的贷款协议。该谈判已经破裂,部分原因是IMF担心比特币会带来不稳定。IMF在发给《巴伦周刊》的一份声明中说:“在就贷款方案进行谈判时,必须考虑到所有会给经济带来脆弱性的因素,其中包括与比特币作为法定货币有关的问题。”

布克勒则似乎执意要让萨尔瓦多变成比特币使用者——不管是矿工还是比特币游客——的全球中心。去年11月比特币价格达到6.8万美元左右的峰值时,他公布了发行比特币支持债券的计划,旨在为位于孔查瓜火山脚下的沿海“比特币城”(Bitcoin City)的建设提供资金。布克勒称,这座城市将成为加密货币投资者的避税天堂,无需缴纳所得税、财产税和采购税。萨尔瓦多还打算通过从火山中产生地热能来吸引需要使用大量电力的加密矿商。

然而,原定于今年3月发行的债券已被推迟。萨尔瓦多自己也在“挖矿”,一部分电力来自一个现有工厂的地热能。但这座由火山驱动的“比特币城”的建设缓慢、雏形未现。萨尔瓦多大学的电气工程师卡洛斯·马丁内斯(Carlos Martinez)说,火山甚至不是一个可行的地热水库。

布克勒曾承诺,要用比特币为没有银行账户的人提供银行服务,让萨尔瓦多迅速进入数字时代,但这一承诺仍未实现。除了沿海地区,只有一小部分人在使用加密货币,在一个连PayPal的Venmo这样的应用程序还没有普及的国家,这或许并不令人意外。超过400万萨尔瓦多人下载了名为Chivo的电子钱包,在一个最低日工资为13美元的国家,电子钱包预先存入的价值30美元的比特币奖金无疑很有吸引力。

然而根据最近的一项研究,只有20%的人在花完奖金后使用该应用程序。近92%的中小企业表示,比特币对他们来说并不重要。“比特币对这个国家来说绝对无关紧要,”萨尔瓦多经济学家、《比特币法》的批评者路易·孟波列诺(Luis Membreño)说,他因担心政府迫害而流亡海外。

萨尔瓦多在继续与帮派、贫困和不断上升的失业率作斗争。批评人士说,如果说比特币带来了什么影响,也只是影响到了加密游客、技术人员和人脉广泛的精英。

布克勒没有就本文接受采访,一位政府发言人不予安排任何官员就本文接受采访。

要想了解比特币在萨尔瓦多的使用情况,最佳地点是海滩,特别是被加密货币爱好者称为“比特币海滩”的El Zonte,那里是萨尔瓦多为数不多最愿意接受比特币的地区之一。

在那里,你可能会遇到28岁的冲浪者威尔弗雷多·乌里亚斯(Wilfredo Urias),他开办了自己的冲浪学校,部分原因是他从比特币交易中获得了利润。乌里亚斯在2020年购买了他的第一个100美元的比特币,随着价格飙升,它很快就变成了500美元,然后继续交易和盈利,最终赚的钱足够买12块冲浪板和雇佣教练,其中一些教练希望以比特币的形式获得报酬。乌里亚斯说,比特币对El Zonte来说“非常有益”。

乌里亚斯的故事并不能代表大部分萨瓦尔多人的经历。《巴伦周刊》记者遇到的商户或店铺中,很少有安装处理交易所需的二维码阅读器的,他们也不认为有什么理由要安装。

“游客不购物,他们只是来观光的,”当地一个市场的小贩解释她为什么不接受比特币作为支付方式时说。

还有一些商贩称,数字钱包遭到黑客攻击,他们的销售额下降了。El Zonte海滩上一名卖篮子的商贩说,由于黑客警报,他的电子钱包被锁住了,无法提取资金或接受更多比特币支付。他说:“继续使用现金比使用虚拟货币要好,我不打算再使用比特币了。”

比特币甚至令使用ATM机也变得更复杂。比特币ATM机将传统货币转换为比特币,储存在数字钱包里,但速度很慢,一笔20美元的比特币存款花了6个小时才出现在记者的Chivo电子钱包里。比特币ATM机的交易费由政府补贴,交易费通常很高。然而在记者买零食时,电子钱包里的钱几乎派不上用场,因为在遇到的10家商户中只有3家愿意接受比特币支付。

但在萨尔瓦多首都,加密货币仍在继续发展,Strike、Bitrefill和Binance等公司都已进驻。在一家豪华酒吧举行的比特币爱好者每周聚会上,与会者会聚在一起分享有关对应用程序的想法和获得居留许可、购买房产或投资的技巧。

“如果你拥有比特币和法定货币,那么你是生活在两个世界里,但在萨尔瓦多,这两个世界融合在了一起,”加州应用程序开发者达拉斯·拉什(Dallas Rushing)说,他以加密货币游客的身份来到萨尔瓦多。

比特币投资者对购买房产很感兴趣,一家房地产经纪公司的联合创始人威廉·贝拉斯科(William Velasco)说:“我们注意到,来自我们从未想过会在这里投资的国家的外国人大量涌入。”

与此同时,非营利组织正尝试教学生使用加密货币。一个名为“我的第一枚比特币”(My First Bitcoin)的非营利组织在全国各地开设课程。“比特币可以推动这个国家进入数字经济,”拿破仑·奥索里奥(Napoleón Osorio)说,他是一名讲师,刚刚在盛产咖啡豆的高地小镇Apaneca的一所学校上完比特币课回来。但他也表示,向大众普及比特币的任务艰巨,需要大量教育、时间和技术投资才能实现。

在加密货币圈之外,比特币几乎没有带来特别明显的影响。记者近日在未来的“比特币城”规划地Conchagua看到,街头商贩在摆摊、走来走去、打苍蝇、等待着购物人群。很少有人能想象出未来的“比特币城”会是什么样子,熟悉如何使用比特币的人就更少了。

当地官员不确定如何看待“比特币城”。邻近城市La Unión的市长奥斯卡·帕拉达(Oscar Parada)说,他不知道建设什么时候开始,也不知道在哪里开始,他还表示,基础设施的建设将是一个挑战。帕拉达是布克勒领导New Ideas党成员,他说自己一直不太关注比特币,“目前我认为没有必要,但从中长期来看会有必要的。”

La Criba是感受到了建设“比特币城”带来的影响的社区之一。La Criba是孔查瓜火山附近的一个贫穷渔村,也是“比特币城”的开发目标。那里住着50多户人家,靠捕鱼和农业为生。由于开发商希望将该地区变成加密货币的目的地,当地居民面临着出售土地的压力——通常要以很高的折价出售。

61岁的La Criba居民和社区领导人雨果·格瓦拉(Hugo Guevara)说:“我们随时待命,”他指了指坐落在沙地和茂盛的红树林之间的破旧铝屋顶水泥小屋,“我们之所以这样生活,是因为没办法建造更好的房屋,因为我们担心明天就会被赶走。”

有人可能会说,萨尔瓦多从来都不是实验比特币的理想之地,该国互联网普及率只有50%,商业交易主要通过现金或有硬通货支持的信用卡进行。

比特币在没有稳定货币或金融体系的国家可能会有更好的前景,这类国家的恶性通胀问题具有侵蚀性,人们担心无法动用自己的储蓄。而萨尔瓦多没有这些问题,自2001年起,该国就将美元作为官方货币,拿任何其他货币与美元竞争很难,更不用说像比特币这样令人困惑的东西了,比特币是一套只有13年历史的软件规则,没有内在价值,仅以代码的形式存在于世界各地的计算机上。

至于是否会有更多的国家效仿萨尔瓦多的做法(这是比特币爱好者最大的希望),似乎不太可能。今年4月,中非共和国将比特币定为法定货币,但该国最高法院对比特币的使用设置了障碍。

IMF、世界银行和国际债券市场对比特币的反对可能会阻止其他国家的政府这样做。目前加密货币仍是洗钱和逃避政府制裁的渠道,而且“挖矿”对环境造成的破坏令加密货币在任何国家都具有争议性,特别是当其他类型的加密货币已经超越比特币的能源密集型交易处理系统之际。

即使比特币更稳定、更可追踪、更环保,其技术也不是为整个国家而设计的。比特币的区块链每秒处理7笔交易,而Visa信用卡网络每秒能处理24000笔交易。虽然附加的“闪电”网络可以更快地处理比特币交易,但这增加了系统的复杂性,而且不能解决原始区块链上的高额潜在费用和拥堵问题。

萨尔瓦多2.5亿美元的数字基础设施预算中,有一部分用于设置200台比特币ATM机。

纽约大学金融学教授戴维·耶马克(David Yermack)说:“比特币甚至无法满足一个小国的需求,这是一个警世故事。”

但这并不是说数字货币或通过应用程序进行点对点交易一无是处。在肯尼亚,人们可以通过一款移动应用程序将传统货币存入存储在手机上的账户,并可以通过短信转账。与西联国际汇款(Western Union)等商业服务相比,在进行国际汇款或转账时,央行数字货币(CBDC)的费用更低,这对萨尔瓦多等四分之一GDP来自汇款的国家将大有裨益。

事实上,代币化货币的未来更有可能是CBDC或稳定币。中国已经顺利推出了CBDC,巴哈马CBDC“沙元”也已正式启用,“沙币”可以装载在智能手机应用程序中,在度假村或任何使用现金的地方使用,美国等其他几十个国家也正在研究CBDC。

失败也许是萨尔瓦多这场比特币实验最好的结果,该国前央行行长阿塞韦多说:“如果《比特币法》获得了成功,比特币的下跌将带来一场灾难,《比特币法》的失败反倒拯救了我们。”

文 《巴伦周刊》撰稿人塞布丽娜·埃斯科巴尔(Sabrina Escobar)

29, 9月 2022
记者卡舒吉遇害细节:刚进领事馆就被抓死亡过程被录音

我们永远都不会知道,但有一点是可以确认的——在临死之前,卡舒吉确实是能够思考的。

不过如果有人像卡舒吉一样,长年致力于曝光沙特这样一个皇权至上的君主制国家的皇室丑闻和腐败,那他也会陷入同样的危险中。

在卡舒吉死前,他在世界新闻界是十分知名的前辈,自称是一位记者,为多家世界知名媒体供职过,其中就包括著名的《》。

1959年,贾迈勒·卡舒吉出身于沙特显赫名门之中,其家族名为kaşıkçı,是土耳其的望族。

卡舒吉的祖父·卡舒吉是沙特王室的御医,常年侍奉沙特开国国王伊本·沙特。

可是随着沙特国王对继承王位规则的变革,整个沙特王室迎来了史无前例的剧震,最终导致卡舒吉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一直是“只有亲人血脉才可继承,兄死弟及,直到同辈中没有可继位者,才传承至下一辈”。

现任沙特国王萨勒曼已经86岁了,前几年中风过几次,距离人类年龄的极限已经不远。

或许是出于希望改变沙特继位现状的初心,又或者根本就是出于掌握权力的私心,萨勒曼改变了继位规则。

随着萨勒曼的年纪逐渐变大,他开始渐渐把处理国家事务的权力交给了小萨勒曼。

当然,这样违背祖宗之法的变革引发了大量不满,其中包括民间的声音,也包括大批王室成员的声音。

小萨勒曼出生于1985年,是中东年纪最轻的领导人,年轻气盛,又急切地想做出一番成绩来证明自己。

这场清洗运动逮捕了大量反对小萨勒曼和不满于改变继承方式的王室成员,把小萨勒曼信任的人安插到了沙特官场的各个位置。

这种行为巩固了小萨勒曼的统治,也引起了更大的民意反抗,卡舒吉便是反抗者之一。

2016年,小萨勒曼还没有成为王储的时候,就已经因为深度参与也门战争、为沙特带来了损失,而遭到了卡舒吉的公开批评。

2017年6月,小萨勒曼正式掌权,同月卡舒吉便获得了美国签证,前往美国成为《》的记者。

在美国,卡舒吉对小萨勒曼的所作所为大加批评,声称小萨勒曼对异见人士进行恐吓、威胁、抓捕的行为,对沙特造成了极大伤害。

2018年,卡舒吉甚至专门制作了一个网站,联络那些志同道合的人一起,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