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r clients are always comletely satisfied with our services

+386 40 111 5555

info@yourdomain.com

28, 10月 2022
萨德尔要掌控伊拉克?美国眼中“全伊拉克最危险的男人”

【环球时报驻埃及特派记者 黄培昭 环球时报特约记者 刘皓然】伊拉克大选于上周末拉开帷幕,初步计票结果显示,什叶派宗教领袖萨德尔或将成为此轮大选的最大赢家,其麾下政治团体在议会329个席位中已获73席,远超2018年大选。其实早在21世纪初期,萨德尔就已经是伊拉克的风云人物,经过多年的深耕细作,其势力遍及国家各重要部门,在政坛有相当大的话语权。萨德尔自称为“民族主义者”,反对任何外国势力对伊拉克的干涉,伊拉克民众认为他是抵御外侮的象征。萨德尔也被一些西方媒体称为“民粹主义者”,他坚定反美,同时也反对与伊朗走得太近,“双反英雄”的名号使萨德尔受到不少伊拉克民众的拥戴,也为他领导的“萨德尔运动”在此次选举中收获了大量选票。

现年47岁的萨德尔出生于教什叶派的圣城纳杰夫,他的父亲萨德尔是伊拉克备受尊崇的宗教领袖和政治人物,与身为逊尼派的时任领导人萨达姆观念相左。上世纪90年代末期,萨德尔的父亲和两个兄弟遭到暗杀,据信下达暗杀指令的正是萨达姆政府。萨达姆倒台后,萨德尔汇集数千支持者发起了“萨德尔运动”,同时组建武装力量“迈赫迪军”,坚决反抗境外势力对伊拉克本土的入侵。当时,他发表了著名的“毒蛇论”——在一档访谈节目中,萨德尔表示宿敌萨达姆不过是一条“小毒蛇”,而美国才是真正的“大毒蛇”。在萨德尔的领导下,“萨德尔运动”的影响力不断扩张,甚至形成了自己的宗教司法机关、执法力量、社会服务体系以及狱政体系。

据美国大西洋理事会官网记载,美国率领的联合部队入侵伊拉克后遭到了“迈赫迪军”的顽强抵抗,令美军等死伤惨重。在美国占领伊拉克早期,萨德尔牢牢把控着以什叶派人口为主的伊拉克南部以及首都巴格达部分区域。美国方面曾在当地安插了一位所谓的“温和派宗教领袖”,结果此人到任没多久就被当街刺杀,据称下达暗杀指令的正是萨德尔。美国《新闻周刊》称,萨德尔不仅是“激进的反美宗教人士”,更堪称“全伊拉克最危险的男人”。

不过,“萨德尔运动”在成立早期还将矛头对准伊拉克国内的逊尼派,被控组建“刺杀小队”滥用武力。但萨德尔否认自己参与过类似的袭击事件。据“德国之声”报道,由于时任政府的以及什叶派内部的争斗导致件,“迈赫迪军”在2007年逐渐失去支持,萨德尔在2008年被迫解散了大部分武装力量,他本人也出走伊朗。经过约4年的“自我流放”,他在2011年重返伊拉克,意识形态开始趋于“温和”,他告诫支持者不要轻易诉诸暴力。

回归后,萨德尔开始进驻伊拉克政坛,麾下的武装组织也逐渐转型成为政治组织,致力于宗教及社会公益事业——如开坛布道、建设城市,甚至负责垃圾清理。

自2016年起,“萨德尔运动”开始深入伊拉克民间,大力宣扬民族主义,并以大规模的非暴力抗议活动高调反腐、提倡改革,将伊拉克的“街头政治”模式推向了新的高度。在2018年的大选中,萨德尔所领导的政党在伊拉克议会夺得54个席位。

在过去三年间,萨德尔更加注重团结各方势力,甚至开始向逊尼派及无党派人士示好。不仅如此,“萨德尔运动”也在悄然渗透伊拉克政府机关,一些核心成员逐渐被安插到伊拉克内政部和国防部等关键部门,还有不少人被“分配”到石油、电力、银行和运输等单位。路透社分析认为,这一系列的人事安排可为萨德尔的政治运作带来充足的资金保障——其“门生故吏”所在的政府部门获得的资金拨款,几乎占据了伊拉克2021年国家年度总预算的一半。萨德尔的一名助理甚至高调宣称,“萨德尔运动”目前处于2003年以来从未企及的巅峰状态,而萨德尔本人更是当之无愧的“全伊拉克最具权势的人”。不过对于这类说法,伊拉克政府并未予以置评。

萨德尔叱咤风云20年,其政治策略与意识形态均已发生改观,但唯独反美立场未变。时至今日,他仍然反对美国对伊拉克内政的干涉,坚持要求驻伊美军全部撤离。此外,萨德尔主张与伊朗保持一定距离。

28, 10月 2022
习会见沙特阿拉伯王储

新华社布宜诺斯艾利斯11月30日电(记者缪晓娟)当地时间11月30日,国家主席习在布宜诺斯艾利斯会见沙特阿拉伯王储。

当地时间11月30日,国家主席习在布宜诺斯艾利斯会见沙特阿拉伯王储。 新华社记者 李涛 摄

习请转达对萨勒曼国王的亲切问候。习指出,过去2年,我同萨勒曼国王成功实现互访,两国建立全面战略伙伴关系。我高兴地看到,双方就推进双边关系发展达成的重要共识正在逐步落实。中方始终从战略高度和长远角度看待中沙关系。沙特保持稳定和发展是中东海湾地区实现繁荣进步的基石。中方坚定支持沙方推动经济多元化和社会改革,愿同沙方在涉及彼此核心利益问题上继续相互支持。双方要落实好“一带一路”倡议同沙特“2030愿景”对接,推进各领域合作。

首先转达萨勒曼国王对习的亲切问候。表示,沙特支持中国的发展,支持“一带一路”合作。沙中战略性关系发展良好,中国已成为沙特第一大贸易伙伴,两国在投资、能源等领域合作成果丰硕,沙特希望继续深化。沙特赞同中国在国际事务中的立场和主张,期待中国发挥更大作用,愿为促进阿拉伯国家和世界同中国友好合作关系发展作出贡献。

25, 10月 2022
伊拉克政治僵局后的“地震”:反美斗士萨德尔率议会最大党集体辞职

近八个多月来,伊拉克议会一再未能组建起新一届政府。本届议会选举的最大赢家、有“反美斗士”之称的什叶派宗教领袖萨德尔决定,不再等待。

6月12日,萨德尔命令属于其领导下“萨德尔运动”的73名议员集体提交辞呈。6月14日,萨德尔发表声明称,他“退出政治进程”,以免被卷入“腐败的政治家”行列。与此同时,“萨德尔运动”还宣布关闭全国各地多个与其相关的机构办公室。

自去年10月议会选举结束以来,伊拉克的政治进程几乎一直停摆。议会中各个派系之间的多轮谈判均未就总统及政府的任命达成一致结果。萨德尔希望通过率众辞职的做法打破目前的政治僵局,畅通政府任命谈判。但目前看来,这场政坛地震带来的凶险依然未卜。

萨德尔出身伊拉克著名什叶派家族,其父为什叶派大阿亚图拉,曾在萨达姆掌权时期被暗杀。但萨德尔本人却主张与逊尼派团结合作,倡导各部落和民族和平共处,他还曾与伊拉克等多个世俗政党结盟。同时,萨德尔还高举改革和反腐大旗,反对包括伊朗和美国在内的外国势力干涉伊拉克。他还要求亲伊朗的伊拉克民兵武装尽早“放下武器”,因而他的政治运动也遭到伊朗大力阻挠。

去年10月的议会选举中,“萨德尔运动”成为议会最大党,拥有329个席位中的73席,但尚未达到伊拉克宪法规定议会三分之二以上选票选出总统的门槛,“萨德尔运动”必须与其他政治团体联盟。为打破僵局,萨德尔一直努力与逊尼派的 “库尔德斯坦”(KDP)结盟。KDP由伊拉克北部库尔德自治区亲土耳其的巴尔扎尼领导,在议会中拥有33个席位。

过去,在伊朗支持下,伊拉克的什叶派集团一直推动联手建立一个“共识”政府,但自称伊拉克民族主义者的萨德尔反而主张与KDP等逊尼派和库尔德盟友打破宗派主义“共识”,建立一个基于“多数”的民族主义新政府形式。

若“萨德尔运动”73名议员的辞职通过,议会空出的席位大多会被其对手——伊朗支持的什叶派政党集团“协调框架联盟”所填补。该联盟囊括了主要由什叶派民兵“人民动员部队”人员参与的“法塔赫联盟”、卡伊斯·哈扎利领导的“权力联盟”及伊拉克前总理努里·马利基等人。

表面上看,萨德尔作出了退出政治进程的表态,但在过去,这位“颇有个性”的宗教领袖也常常作出这样的威胁。去年10月议会选举前,萨德尔也宣布将选举,但最终“萨德尔运动”成员还是参选。事实上,无论身处议会内外,萨德尔都对普通民众有着巨大号召力,未来他可能会继续保持强大的政治影响力。

“由于议会中没有了‘萨德尔运动’,他的竞争对手就无法再声称代表整个伊拉克什叶派,他们的合法性被进一步削弱了,会加剧人们对少数人获得多数权力的看法。”美国智库世纪基金会国际研究与政策中心主任塔纳西斯·坎巴尼斯在推特上写道。

根据伊拉克议会议长·哈尔布西6月13日的声明,“萨德尔运动”成员的辞职已经生效,不需要投票,辞职后空缺选区的席位将由去年10月议会选举的第二名占据。但萨德尔的退出并不意味着伊拉克政治危机的结束。相反,填补“萨德尔运动”议员空缺席位的过程可能会导致新一波激烈争执,还有可能引发街头抗议活动。

“当气温接近50度时,今年夏天将会出现新的活动。”政治分析师哈姆扎德·哈达德向《阿拉伯周刊》表示。伊拉克战争后的十多年间,该国电力一直依赖从伊朗进口,但全国基础设施落后且毁坏严重。夏季高温达到40多度,酷热难耐的用电高峰到来时,电力短缺就会成为困扰所有家庭的难题,这时往往会出现大规模民众抗议。

由于替补的议员来自不同的政治背景,改组将改变议会中各派系的权利配比。然而,伊拉克议会目前正在休会,议员们要到8月才会再次开会。进行新选举也是有可能的,但议会必须首先投票自行解散。

目前尚不清楚宣布退出议会是否只是萨德尔的谈判策略,但他宣布关闭全国各地“萨德尔运动”办公室的决定确实引起了人们的担忧,这意味着他可能会用破坏稳定的街头抗议活动来取代政治谈判,在此前多次政治僵局中他都曾以此向反对者施压。

根据2003年美国推翻萨达姆政府后建立的伊拉克议会制度,总统提名总理和内阁部长,然后他们必须获得议会批准才能就职。但去年的议会选举带来的是8个月的政治瘫痪,这也凸显了什叶派内部的分裂伊拉克政治制度的功能失调。若此次各派系无法达成妥协,还将进行下一次议会选举,伊拉克可能会进入一个政治僵局的循环,暴力的幽灵也盘旋在巴格达上空。

根据联合国的报告,伊拉克4100万人口中约三分之一生活在贫困之中。多年的战争和政府腐败削弱了各级国家机构的治理能力。尽管全国的油气资源储量巨大,伊拉克依然依赖进口来满足能源需求。伊拉克年轻人的失业率据估计达到40%,黯淡的经济前景加剧了民众愤怒。无法组成一个有治理能力的政府,可能会让伊拉克进一步陷入困境。

在伊拉克议会达成协议组成新政府之前,看守政府总理卡迪米仍将继续任职,但看守政府只能处理伊拉克的日常事务。在这场“政治游戏”结束前,伊拉克百姓将继续忍受着贫穷、高温和恶劣环境的折磨。联合国秘书长伊拉克事务特别代表普拉斯谢尔特上月曾表示,若伊拉克无法结束政治僵局,“街道即将沸腾。”

19, 10月 2022
人物 “黑马”萨德尔他是既让美国也让伊朗头痛的人

上周末,新一届伊拉克议会选举拉开帷幕。初步结果显示,什叶派领袖萨德尔领导的政治联盟“意外”领先,外界原先看好的现任总理阿巴迪连任前景渺茫。

这是伊拉克去年击败极端组织“国”(IS)后的首次议会选举,也是2003年萨达姆政权倒台以来第四次议会选举。

这次选举也被视为美国与伊朗之争的另一片“战场”,尤其是在美国退出伊核协议的当下。“这(初步结果)是对伊朗的坏消息,还是对美国的坏消息?”华盛顿中东研究所的分析人士斯利姆(Randa Slim)问道,“这对双方都是坏消息。”

那么,这位震动伊拉克政坛,让美国和伊朗都不得不重打算盘的“黑马”萨德尔究竟是谁?

在外界看来,现年44岁的萨德尔拥有领导者的必要条件:家族声望、神学经历和政治智慧。

作为一名神职人员,萨德尔拥有数百万信徒,意味着他有能力号召数百万人走上街头,掀起一场他想看到的运动。但这种稳固的支持根基在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他的家族。萨德尔的父亲、什叶派萨德尔派创始人——·萨迪克·萨德尔曾是一位广受尊敬的神职人员,1999年遭萨达姆所派特务暗杀。萨德尔的叔叔·巴基尔·萨德尔曾是杰出什叶派学者, 1980年被萨达姆政权处决。

“忠实于父亲的民粹主义愿景,他(萨德尔)的组织演变成街头运动”,《》记者夏迪德(Anthony Shadid)如此写道。

2003年美军推翻萨达姆政权后不久,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采访了一位将近30岁的什叶派教士——萨德尔。他说:“小蛇(萨达姆)离开了,而大蛇(美国)来了”。在“后萨达姆时代”早期,萨德尔在美军官员眼里是个让人头疼的“麻烦”。2004年,美国领导的联军地面部队指挥官桑切斯(Ricardo Sanchez)说:“美军的任务是杀死或逮捕穆克塔达·萨德尔。这是我们的使命。”美国《新闻周刊》2006年称萨德尔是“伊拉克最危险的人”。然而,萨达姆倒台15年后,萨德尔或将成为伊拉克的“国王”。

也正是在2003年3月伊拉克战争爆发后,萨德尔迅速崛起为有影响力的争议人物,其反抗外国势力的言论演变成暴力对抗。萨德尔领导过两次针对美军的起义,大本营位于伊拉克首都巴格达南部的萨德尔城。萨德尔于2003年6月创立了“迈赫迪军”,随着萨德尔崛起,“迈赫迪军”成员也从数千人增加到数万人。

随着萨德尔和美国争锋相对,伊拉克政府军、美军与“迈赫迪军”曾爆发冲突。美国官员和逊尼派领导人指责“迈赫迪军”煽动宗派暴力。“迈赫迪军”于2007年开始失势,于2008年宣布转型为人道组织。萨德尔流放伊朗大约三年,之后又回到伊拉克,开始将注意力转移到政治上。

2014年初,萨德尔本想退出政坛,但IS崛起改变了这一点。“迈赫迪军”同年重组为“和平卫士团”以对抗IS。伊拉克巴格达大学政治学家马亚利(Ahmed al-Mayali)说,2014年IS建立后,萨德尔的形象从宗派斗士转变为民粹主义者。成千上万民众在其影响下加入持续不断的抗议活动,支持旨在打击腐败和改善治理的改革议程。

萨德尔于2016年初戏剧般地回到聚光灯下,开启一场针对伊拉克政治精英的反腐运动,呼吁建立新政府。2016年5月,数千民众在巴格达举行改革反腐抗议,冲破戒备森严的“绿区”,其中绝大多数是萨德尔的支持者。

马亚利说:“他(萨德尔)开始为那些街上的人的要求而要求”,用一种人人都能理解的简单语言告诉所有伊拉克人:“我是你们中的一员,我不是精英”。“这使他比以前有了更多支持者”,“他们跟随他是因为信服他”。

在过去一年里,萨德尔开始重塑自己,他开始花时间去接触不太可能的政治盟友,包括逊尼派。他还与逊尼派海湾邻国接触,比如沙特和阿联酋。他也变得越来越务实,当宗派主义成为伊拉克政局症结,萨德尔组建了一个跨宗派选举联盟。他的思维和用语也变得更加包容温和。去年12月,萨德尔宣布解散“和平卫士团”。根据政府规定,参加议会选举的政党不得拥有下属武装组织。

萨德尔有时被称为“变色龙”,因为他有了解大众情绪和适应环境变化的能力。美国布鲁金斯学会多哈中心访问学者阿拉丁(Ranj Alaaldin)曾写道,萨德尔不仅代表伊拉克最大人口和什叶派下层,他的改革议程也得到伊拉克其他团体支持。在动员民众方面,他有空前影响力。基于他父亲的政治遗产和伊拉克民众日益增长的不满情绪,萨德尔也许是伊拉克在可预见的未来削弱外国势力,加强政府问责的最大希望。

“最终,这次选举是对现状的一种控诉”,英国查塔姆研究所研究员曼苏尔(Renad Mansour)说。“萨德尔是唯一一名尝试不只是用文字来表达变化的候选人”。还有不愿透露姓名的西方外交官表示:“他是(选举中)唯一一名对伊拉克有清晰愿景的政治家”。“萨德尔的强劲表现表明,他保持着相对忠实的追随者,他的民族主义和跨宗派平台有效地动员选民”,英国PGI Group分析师特纳(Ryan Turner)如此评价。

曾担任美国驻伊拉克副大使的福特(Robert Ford)说,在伊拉克,那些执政多年的资深政治家往往被贴上腐败标签,民众在低质量生活服务等方面感到不满,想要改变。《》称,在伊拉克,煽动民众怒火的时机已经成熟,公众对腐败、战争、油价(暴跌)的愤怒情绪已经动摇了经济。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萨德尔抓住了关键,成功将自己塑造成局外人,尽管他曾是局内人。

萨德尔本人没有竞选议员,意味着他不会成为新一任总理,但若取得胜利,他将参与选择总理候选人。福特认为,萨德尔对政治角色或职位不感兴趣,他的目标是在政治上有影响力。在萨德尔自己看来,他不该是执行者,而应是向导者。还有分析人士指出,萨德尔所在学派认为,神职人员应对体制产生影响,在政府形成过程中发挥积极作用,但神职人员不应统治国家,所以萨德尔不赞成伊朗制度。

有报道称,萨德尔是为数不多的几个与伊朗保持一定距离的什叶派领袖之一,他也坚决拒绝会见任何美国官员。他把自己描绘成一名伊拉克民族主义者和反腐败运动者。简而言之,他认为伊拉克事务应由伊拉克人管理,不是美国,不是伊朗,也不是其他代理人。

“伊拉克优先,根除腐败”,萨德尔传递的信息似乎与伊拉克民众产生共鸣,并为他的政治复出奠定基础。他对伊拉克年轻人和贫穷人口的民粹主义呼吁,或将给伊拉克政治格局和外部关系带来巨大转变。

“萨德尔以他的言辞和风格清楚表明,他首先是一名伊拉克民族主义者,不是来自伊朗、美国或其他国家的外国势力”,美国世纪基金会研究员坎巴尼斯(Thanassis Cambanis)说。但斯利姆注意到,萨德尔曾公开表示,只要美国不侵犯伊拉克主权,就可以在伊拉克与IS作战,还可以武装、训练伊拉克军队。

从萨德尔的人生经历来看,他有耐力,有胆量打破传统。坎巴尼斯指出,萨德尔的发展轨迹并不是从军事强人到政治人物的单向提升,而是充满了矛盾和变化。

大选之后,或将长达数月的组阁谈判将接踵而至,届时,萨德尔能否化身政治建设力量?“萨德尔作为下一届政府关键人物的最大缺点是:他很难预测”,华盛顿近东政策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奈茨(Michael Knights)说,“他在玩什么游戏并不总是很清楚,他是想成为政府的一份子,还是想永远反对任何政府?”。

在今年伊拉克议会选举中,除了“黑马”萨德尔震动政局核心,另一大“意外”是投票率为十多年来最低,这也部分反映出民众对政府不满,选民没有信心。此外,当前伊拉克政治气氛中仍然存在着一些内部分裂现象。因此,即便萨德尔成最大赢家,伊拉克仍有很长的路要走。